臆想苏州园林

作者:高宁宁  |  学校:高思教育  |  时间:2013-09-17

从苏州园林回来,总对自己说要写点什么,可真正铺开纸张,拿起秃笔,却什么也思索不出来了。想想这几天的行程,心中委实颇有感触。尤其当我带着从书中织结的一个梦走进苏州园林时,眼前浮现的一幕幕均混杂着诸多游客的嘻笑喧嚷,心中顿时升起一段莫名的哀伤,一种难言的抱憾。想到这,笔尖一颤,就写下了此篇文章。

自古以来,中国美学风格常分两种:一种是北方的苍劲悲凉,一种是南方的温润秀雅,而苏州园林作为南方风格的一种缩影,作为自然另一种方式的表达,自是古风遗韵,仪态万方,想来也教人神往。

苏州,水中的沙洲;苏园,是水做的花园。走近苏园,想像与现实短兵相接,走进苏园;走进苏园,理性与感性休戚与共。亭台轩榭、回廊楼阁,每一处都让人不禁折服——为古人精巧的设计与奇特的想像。经过历洗涤与沉淀,较之自然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江南四大名园之首的拙政园,是明代退隐的御史王献臣对历史遗址的拓建与整修,文征明亲自参与蓝图绘制。沉默多年的光阴,只是作为一颗明珠现世前特有的映衬与铺垫。中国古代的传统人文文化自此得到了最深刻的继承与发挥。诗人、墨客、鸿儒在这里谈古论今,道尽风月,吟诗作赋,感怀天地,举杯邀明月,多年的情愁皆化为一杯水酒,一饮而尽,只留下两行泪迹,风干在面颊上。中国诗词繁多,亦道不尽此时此景的风雅情感于万一。高谈阔论固不可少,休憩宁静却也总能让置身于其中的人心胸旷达,清风明月,铺开宣纸,挥毫泼墨,笔走龙蛇,抑或是什么也不理,提着酒壶,拈着酒杯,“引壶觞以自酌”,披着月光畅游在曲径通幽处,怡然自得。

可作为最明净最精致的中国古典园林文化,也逃不过世嚣的嘲弄,这是自古便有的。几经朝代的更迭,数易其主,历史在拙政园身上重叠,沉积得越来越厚。战争、政治、商业,混合着世俗的杂音,将拙政园乃至中国园林的底色抹成了黑灰色,不再风流儒雅,不再风花雪月,古典、传统甚至是风情在此变得浅薄,变得拙陋,而真正映入眼帘的只不过是几幅彩色画罢了。

让我感到悲哀的是沉淀了五六个世纪的文化积蕴至此不再沉淀了,沧桑了五六百年,至此不再沧桑了。偌大的园林不会再有风雨,不会再有危急,也不会再有故事,颠簸了一辈子的生命总算回归了安逸,我无法去评判这样的好与坏,可我却总难以掩住心中的隐痛。且尤使我觉得伤心的是,当导游们领着一批又一批游客浩浩荡荡地踏过园林幽径时,幽径、浩荡,是如此的不相称。我亲眼看到仅存的一丝灵气,瞬间无存,这不会只是一次,而后,导游们又拼命地向游客介绍每一块石头、每一段地砖,每一条横木所代表的富贵寓意,然后,由游客拼命去踩,拼命去摸,好像如果这样做真的可以增福添寿,生金变银似的,我承认,这也是一种文化,但我总以为过于重视它,是对文化的一种逋慢,隐略,甚至是亵渎!这让我感到很着急,可我却只能在胸中留下一段长长的无奈以作喟叹。

真正的园林艺术其实指的便是一种意境和风韵,荷花并柳,红鲤畅游,风月无边,独酌无言,这需要隔绝喧嚣,需要出世。清风、明月、宿鸟、鸣虫,在这时成为了大自然最肤浅也是最深沉的语言,教人忘我,教人超凡,那是它的呼吸;青灯摇曳,青丝微撩,跨过千年,与古人言欢,“与君同坐轩,话至东方白”,这是历史与艺术的成全。

有人曾问过我,狮子林、拙政园,任选其一住几天,我会选哪个,我想,我会选狮子林,倒不是我认为狮子林美过拙政园,而是我认为狮子林更富人性,更有灵气,抗世嚣力更强,住入狮子林,更有味道。

被历史风化了的园林,经过了一段意识与非意识的转变后,终于走向安逸,渐渐与自然终止了合约,与风韵情致断续地维持着表面的联系,你若不信,有尘嚣作为明证。

这篇散文“臆想了苏州园林”,立意深刻,富有哲理。文章从中国美学谈起,追溯苏州园林的历史,感受其深厚的文化积淀,也对其现实状况流露了深深的担忧:让我感到悲哀的是沉淀了五六个世纪的文化积蕴至此不再沉淀了,沧桑了五六百年,至此不再沧桑了。本文语言文白结合,体现了作者扎实的语言功底和深厚的文化底蕴。

高思名师:李美微
不满意这篇作文?
我要点评《臆想苏州园林》
语言优美0
选材新颖0
感情真挚0
描写细腻0
中心突出0
结构严谨0
过渡自然0
详略得当0
语言平淡0
选材欠妥0
详略不当0
中心不突出0
表达不准确0
情感不真实0
我要评论《臆想苏州园林》